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疖子-胤禩的福晋为何遭到康熙、雍正责备?她又是什么来头?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87 次

笔者大胆做个推断,除了对清史特别有兴趣,或是研究历史领域的,关于康熙帝众多皇子的情况,想必大部分人都是通过《雍正王朝》接触并了解的。这部历史正剧再现了康熙晚年九子夺嫡的激烈和残酷。遗憾的是,剧中各位皇子福晋的戏份不多,尤其是八阿哥胤禩的嫡福晋郭络罗氏几乎没有出过镜。

​有不少读者希望了解八阿哥胤禩嫡福晋的有关情况,通过查阅相关史料,本文就大致介绍一下胤禩嫡福晋——郭络罗氏。

郭络罗氏的出身

郭络罗氏的生母是安郡王岳疖子-胤禩的福晋为何遭到康熙、雍正责备?她又是什么来头?乐的第七女,生于顺治十六年(1659年),侧福晋乌梁海济尔默特氏所生。康熙十一年(1672年),岳乐第七女受郡主,下嫁郭络罗氏明尚。明尚额驸资料不详,郡主则在二十三年(1684年)26岁时去世。

郭络罗氏与康熙帝第八子胤禩的辈分相同,都是努尔哈赤的第四代,一为玄外孙,一为玄孙。郭络罗氏的生年比胤禩稍晚。由于生母早亡,她自幼被外祖父岳乐接至身边,在安王府中长大疖子-胤禩的福晋为何遭到康熙、雍正责备?她又是什么来头?。她的舅舅玛尔珲、景熙、蕴端、吴尔占等,均为岳乐的第三位继福晋,索尼之女所生。他们是郭络罗氏之母的同父异母弟。

胤禩生于康熙二十年(1681年)二月,生母良妃卫氏,身份低下原为内务府辛者库罪籍。胤禩长大后,很受康熙器重,且以聪明能疖子-胤禩的福晋为何遭到康熙、雍正责备?她又是什么来头?干,不务矜夸而为众人所赞。

​关于郭络罗氏与胤禩成婚的时间,史料中未见记载,满文档案中有所披露。康熙帝曾指派内大臣明珠及内务府总管海喇逊等,参加胤禩的定婚礼。事后,明珠向康熙帝做了详细汇报:

“我等于本月二十日赴八阿哥福晋之初定婚宴,将福晋之首饰、金、银、绸缎等逐一摆列,计数交付。安王福晋跪称:‘我孙女自幼由王(岳乐)抚养,未料圣主指为阿哥福晋,本已惊喜万分,主子又送来贵重物品,且如此丰厚,真是喜之不尽,不知以何言奏谢矣。’”

上述奏折未书具奏日期,折上将胤禩称之为八阿哥,说明尚未封爵,因此是在三十七年(1698年)三月之前无疑。综合有关情况来看,郭络罗氏与胤禩定婚的时间,很可能是在三十六年五月康熙帝结束第三次亲征返京后。

郭络罗氏与胤禩正式举行婚礼时,疖子-胤禩的福晋为何遭到康熙、雍正责备?她又是什么来头?康熙又派内大臣坡尔盆、散秩大臣苏永祚、内务府总管海拉逊等人前往。坡尔盆参加此次婚宴后所上奏折,依然未书日期。但在奏折中,胤禩不再被称之为“八阿哥”,而是“八贝勒”。

由此可以判断,胤禩的婚宴举行于三十七年三月受封和硕贝勒之后,是年十一月海拉逊病故之前。换言之,郭络罗氏正式嫁入帝王家,是在胤禩18岁,受封和硕贝勒的当年。

​郭络罗氏成婚前后,胤禩被封在了岳乐宗支所在的正蓝旗。郭络罗氏与其母家关系非同一般,胤禩成为岳乐的孙婿后,便与这一家族紧紧联系在一起,形成休戚与共,互为倚持的关系。

康熙明知郭络罗氏与其母家的特殊关系,还将他选为胤禩的嫡福晋,有重视胤禩的成分。不过,对于当朝皇子与宗藩贵胄之家联姻后所具有的政治实力及其对朝政的影响,康熙显然估计不足。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八贝勒胤禩偕福晋郭络罗氏由紫禁城迁至八贝勒府。

性格豪爽且泼辣的郭络罗氏

郭络罗氏的生母因为过早的去世,因此,疖子-胤禩的福晋为何遭到康熙、雍正责备?她又是什么来头?暮年的岳乐视其为掌上明珠,较其他年长十余岁的舅舅们对她也是处处呵护。所以,在这种氛围中长大的郭络罗氏,少有典雅的淑女之风,而是继承了满洲女子豪爽大气的性格特点。即使成烤蛋糕为胤禩的福晋、康熙的儿媳后,依然如此。

太子第一次被废后不久,康熙帝在诸皇子面前斥责胤禩,并流露出对郭络罗氏的不满,说:“胤禩受制于妻,其妻系安郡王岳乐之女所出,其母舅任其嫉妒行恶,是以胤禩迄今尚未有子。”

康熙帝的这段话,成为后来雍正帝清除胤禩集团的一个重要口实。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雍正帝对诸大臣说,不但胤禩“奸诈多端,伊妻更属残刻,胤禩平日甚畏之。圣祖仁皇帝曾降谕旨云,胤禩之妻残刻,皆染伊外家安郡王恶乱之习,几致胤禩绝嗣。”

​那么,郭络罗氏果真像康熙帝、雍正帝所说的那样不堪吗?

事实上,康熙、雍正所言大有水分。从史料来看,郭络罗氏却是一位能妻。雍正四年,康熙帝第九子胤禟的管家秦道然供称:“闻得人都说,八府(指胤禩府)中的事都是福晋做主,胤禩颇为所制。平常家妇人,尚且使不得,何况亲王府中,如何使得。”其时,胤禩和胤禟皆被治罪,想来秦道然的说法是可以采信的。看来,郭络罗氏是胤禩府中的当家人。

郭络罗氏未曾生育。除了她之外,胤禩也仅有两妾,分别生育了一子一女,不管是妻妾还是子女人数,胤禩在康熙帝的诸皇子中均属最少。或许是因为这个情况,所以郭络罗氏背负了“残刻”之名。不过我们不能将她视为一个母夜叉般的人物,在重大的事情上,郭络罗氏仍然是识大体、顾大局的,且具有一定的气度。

我们知道,胤禩是一个很有报复的皇子,一心要争取储位。在康熙晚年争储的过程中,他必须得到以吴尔占、景熙等人为代表的岳乐家族成员的支持。因而,胤禩即使对郭络罗氏有所不满,也不会当面发作,不致因小失大。此为其一。

​郭络罗氏的行为在很多人眼中,都被指责为“不守妇道”,但胤禩却对此熟视无睹,并未怪罪之意。这也说明,胤禩对传统的伦理纲常看得并不重,在很多重要方面,夫妻二人还颇有相通之处,堪称是同道中人。此其二。

至于郭络罗氏是否真的“残刻”,又或是胤禩“惧妻”这个谁也说不好,除去他们两个当事人外,我们是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的。

处在政治旋涡中的郭络罗氏

郭络罗氏成为八贝勒福晋的最初十年,是她一生中最得意之时。但自从康熙帝于四十七年(1708年)第一次废太子之后,郭络罗氏的平静生活也被打破了。她和胤禩一起,被卷入或说主动卷入了权力之争,而且是越陷越深,最终付出沉重的代价。

首次废太子后,朝中众臣一致保举胤禩为皇太子,最终被康熙帝驳回。此后的数年,康熙帝与胤禩的关系跌入低谷,其间还出了个送待毙之鹰的事件。且不说这件事的原因,但结果是康熙十分愤怒,他当着诸子大臣之面,说出了“自此朕与胤禩父子之恩绝矣”的话,并停发了胤禩及其属下人员的俸禄。

​不过父子之间的隔阂持续的时间不算太长,康熙帝的最后几年,与胤禩保持了较为和谐的父子关系。胤禩继续奉旨办理政务。郭络罗氏经过人生中的第一次挫折,所受的影响并不大。

一废太子后,朝中形成了以胤禩为核心,包括部分宗室成员、皇亲国戚、勋旧大臣在内的反太子集团。吴尔占、景熙等人均为这一集团的骨干人物。

不难推测,深居贝勒府的郭络罗氏,不一定会直接参与胤禩图谋储位的活动,但肯定也是积极的支持者。后来景熙公开向太子胤礽发难,上奏参劾太子党人托合齐等结党不轨等行为,促使康熙帝第二次废黜太子。

招灭顶之灾的郭络罗氏

雍正帝继位后,胤禩(雍正即位改名允禩,文中仍以胤禩称呼)被封为和硕廉亲王。封爵当日,很多朝臣便到了八王府上庆贺,郭络罗氏却说:“有何喜可贺?恐不能保持首领耳!”胤禩本人也毫无喜庆之色,私下对人说:“目下施恩,皆不可信。”

​胤禩和郭络罗氏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他们的预感也很快得到验证。雍正帝坐稳皇位后,便大力打击兄弟和宗室,首先开刀的就是胤禩。随着雍正皇权的不断稳固和加强,他对胤禩的打击手段也逐渐升级。

雍正四年(1726年)二月,雍正帝称:“胤禩之妻甚属不妇,胤禩亦惧伊妻,今胤禩之妻暴戾不仁,仍然欺侮其夫。”雍正这话是否可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郭络罗氏的处境已经十分艰难了。

不久,雍正下令革去胤禩的黄带子(削除宗籍)。郭络罗氏更惨,她被雍正革去福晋,赶回了娘家。并特降谕旨给她的娘家,给她房屋数间居住,派人严加看守,实际上就是囚禁。而且雍正还指出,如果郭络罗氏不肯回娘家,便将其处死。

郭络罗氏接到谕旨,丝毫没有畏惧,愤然而去。胤禩独自留在家中,终日以酒浇愁,沉浸醉乡。一位女婢劝他“于皇上前谢罪奏恳”,为郭络罗氏求情,遭到胤禩拒绝:“我丈夫也,岂因妻室之故而求人乎!”这对夫妻不惧雍正的态度让雍正帝怒不可遏。随即降旨将胤禩囚禁宗人府,令其改名阿其那。

​康熙晚年炙手可热的胤禩,在雍正的打击下,背负了四十余款大罪。雍正四年九月,胤禩因患呕吐症病逝于禁所,终年46岁。其独子弘旺,将他安葬在热河石洞疖子-胤禩的福晋为何遭到康熙、雍正责备?她又是什么来头?沟左山之阳。郭络罗氏的结局更惨,被迫自尽后,又被散骨扬灰,结局让人慨叹。